曾经让世界惊叹的中关村已经死去,而且将永不回来_知春信息网
化妆品品牌

曾经让世界惊叹的中关村已经死去,而且将永不回来

字号+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2015-02-07 11:40 我要评论( )

以华强北为代表的电子卖场则采取了转型电商平台的模式,2011年华强北成立了第一家电商平台,华强北在线(现改名华强北商城)。2014年则开始转型做特卖。据华强北方面介绍,华强北小商户可以通过这个平台,...

2011年4月,中关村太平洋数码电脑城宣布关张。几天后,海龙集团创始人鲁瑞清对腾讯科技表示:“海龙今天的困难将是其他的IT卖场的明天。”

一言成谶,中关村的“蚂蚁雄兵”们逐渐撤离这个让他们梦想开始的地方,而那些中关村的拥趸们也大批量离开这个曾经熙熙攘攘的“大卖场”。

最新的消息是,1月的最后一天中关村e世界数码广场开始对一千多家业主进行统一签约。签约完成后中关村e世界将以整体或整层的方式出租,统一经营,并不再从事电子卖场业务。

这并不算是一个让人诧异的消息,据一位在e世界经营多年的商户介绍,2012年以后他的销售额下降很快,几次缩减规模才艰难生存,而一些跟他一起开始做IT生意的同行更是早已离开这个伤心之地。

一沙一世界,曾经以海龙、鼎好、e世界为代表的中关村三强将电子卖场与高科技宣教员完美融合,但近年来,在电商渠道冲击、政策变动的不利因素面前,中关村正在撕去身上“卖场”的标签。

那个曾经让世界惊叹的中关村已经死去,而且将永不回来。

惨淡经营 商户纷纷逃离

一位在中关村经营超过10年的商户对腾讯科技表示,两年前他就已经开始转型电商渠道,现在已经是京东和天猫的固定渠道商,同时还涉足了一些其他品类,虽然没有在中关村时的日进斗金,但也算收入不错。

这绝非孤例,e世界近两年出租率一直很低,据其商户介绍,出租率应该不足五成。如今e世界试图转型,仅存的部分商户将未来的目标指向了隔壁的鼎好。

但鼎好大厦也正在做从卖场到写字楼的转型,鼎好电子商城策划总监姜惠平对腾讯科技表示:“去年年底和今年年初,虽然鼎好的出租率一直维系在一个较高的水准,甚至有的楼层还能达到八成以上的出租率,但鼎好还是选择主动拥抱政策变化,努力将部分楼层变为写字楼。”

鼎好的转型开始于2011年,据鼎好内部人员介绍,当时的鼎好基本上处于满租状态,如果要转型必须要跟商户提前解约。随后鼎好通过降低租金价格、协助完成工程改造、对有产权业主采取高价回租等方式,逐渐完成转型。

这或许正是e世界陷入危机的根本原因,和鼎好绝大部分产权在物业方不同,e世界基本上采用散售模式。有业内人士指出,卖场的商业价值需要一定时间的培育,而散售后没有统一的经营、招商和管理,商业价值很难得到提升。同时散售模式下小业主把控话语权,往往只考虑自身租金利益,对卖场的整体布局和谐调性缺乏考量和把控,会导致卖场整体失调。

对于电子卖场来说,智能手机和移动互联网的大面积普及给了电子卖场最后一击。智能手机带来的功能集中化让这些摊主能够售卖的产品越来越少,而移动互联网的普及则让价格比较以及性能查询更加顺畅。

这让摊主们陷入泥潭,据e商户介绍,大概50平米左右的店铺,一个月的利润不足4000块,这个数字甚至比不上中关村地区相同面积的出租房。目前这些店铺大多数靠老客户、回头客生存,而这些老客户的数量也在逐年流失。

在姜惠平看来,电子卖场就是销售的平台,它的发展是被行业变化所带动的:“鼎好从2008年开始就没有涨过租金,甚至部分铺位还有所下调,市场在调整,中关村很多大的经销商撤出转型去其他行业,这对他们的发展也未必就是坏事。”但姜惠平坚持认为未来IT卖场还有自己的生存空间,而鼎好也一定会有IT卖场部分的存在:“IT卖场之所以能够生存这么多年,最根本的因素还是因为品类全,配件的全面、高端DIY以及游戏视频玩家还是需要中关村电子卖场这样专业的地方去提供服务。”

假货泛滥 无人再进中关村

2004年8月,海龙和鼎好猝然爆发了接近百人的武斗事件,在警察的介入下,武斗事件被平息。但问题却并没有结束,有媒体曾在当时披露:这次“恶斗”暴露出中关村电子市场的严重供过于求、道路交通不畅、贩卖盗版光盘猖獗,甚至是打砸抢等恶性犯罪现象频发的问题,也让人们不能不对中关村的商业环境重新进行思考。

随后假货和黑导购开始成为中关村的代名词,有网友评价:中关村电子市场里面写满了激情也写满了各种买卖上的骗术。

即便在中关村电子卖场已经惨淡经营的今天,只要你手里拿着电子产品进入甚至接近任何一家电子卖场,都会有导购围上来:“手机要卖吗?电脑要维修吗?”

中关村的奸商们被多家媒体以多种渠道做过报道,但中关村的奸商、黑导购们依然嚣张,欺骗越来越少的消费者。

有中关村经营者曾经向腾讯科技抱怨,电商平台的兴起以及苏宁国美( 微博 )等家电卖场的3C战略让电子卖场失去未来。但一个在中关村经营十数年的大渠道商则愤怒得对腾讯科技表示:“中关村电子卖场的卖家纯属自己作死,虽然电商的冲击很严重,但由于电子卖场的服务功能以及产品的全面,很多摊主都有忠实的老客户。 而这些老客户都随着中关村假货逐渐增多而全部流失了。“

据介绍,中关村最普遍的两种骗术为转移推荐和以旧翻新。转移推荐过程中,导购会想尽一切办法使得消费者放弃购买原本确定要购买的产品,转而向其推荐另一款消费者并不熟悉的产品。以旧翻新方法则更为隐秘,行货、翻新、水货、山寨商品混杂在一起,一般客户很难区别“攒机”、“翻新机”和“原机”。

海龙和鼎好都曾向腾讯科技表示采取过很多措施对经销商的行为进行规范,并且和当地的派出所也建立了绿色通道,不过显然收效甚微。

据姜惠平介绍,目前中关村的客流量确实在大面积减少,未来随着产品品类越来越少,客流量会更少。据其介绍,目前中关村的整体客流量和高峰期比至少下降了60%,即便是现在经营状况还算不错的鼎好下降幅度也超过40%。

曾经辉煌

1999年12月18日,海龙正式开业。在海龙集团彻底脱离了传统的商贸业务,跨入了电子卖场行业的同时,中关村也宣告结束了以小型电子市场为主的格局,形成了以海龙、硅谷、太平洋电子卖场老三强鼎立的时代。也正是从此刻起以海龙电子城为代表的IT卖场在中国IT行业占据了非常重要的地位。很多大佬都从中关村走出,“由商而技”是他们那一代人的标签。

电子卖场曾经走过了一段非常辉煌的路,南有深圳华强北、北有沈阳三好街、东有华东五虎、西有西安雁塔路,国内IT卖场的布局可谓层次分明,东西兼顾。这在某种程度上,也凸显了始于1999年的卖场与高科技的完美联姻。

买电脑去中关村当时是众人皆知的口头禅,鼎盛时期的海龙无人可比,一台组装PC挣1000-3000元并不是新鲜事,这样的丰厚利润的确刺激了中关村的神经。

除此以外,电子卖场也拉动了整个中关村的IT产业链、周边商业、区域经济以及科技园区的发展。

此时中关村背后则是海淀区政府的支持,后来科贸、鼎好、太平洋、e世界背后也都有政府推动的影子。但给了中关村电子卖场最后一击的,也正是政策的改变。

政府主导 电子卖场持续转型

在家电卖场、电子商城等双重冲击下,IT卖场这个行业看起来岌岌可危,鲁瑞清曾对腾讯科技表示:“IT卖场模式是特定条件下的特殊产物。如今,已经到了该做出改变的时候了。”

2009年07月23日,海淀区政府发布《关于加快推进中关村西区业态调整的通告》。通告中有段文字这样表述:中关村西区定位于建设成为创新要素聚集功能区,不鼓励电子卖场、商场、购物中心、餐饮等业态在本区域内发展。

而《关于加快推进中关村西区业态调整的通告》更为明确地指出,中关村西区东起中关村大街、西至苏州街、北起北四环路、南至海淀南路,规划占地95公顷,公共建筑规模约250万平方米。功能定位于以技术创新与科技成果转化和辐射为核心,以科技创新服务为重点,以高端人才服务、中介服务和政府公共服务为支撑的创新要素聚集功能区。

显然在政府有关部门的倡导下,中关村地区又、将面临一场商业变革。“不再获批新进入的商铺,对于老商铺则主要采取政府主导疏通的方式逐步实现业态再造。”这句话的背后,意味深远。

“‘挤出’并不意味着将电子市场整体搬迁,海龙大厦、鼎好电子商城等建筑将用作新技术新产品交易及展示区。”这是有关部门在公开场合的补充言论。

在中关村管委会对中关村西区的未来定位中,新技术新产品交易及展示区与科技金融要素聚集区、科技中介服务区、科技型企业总部聚集区、创意产业聚集区、配套服务区共同构成了6大重点功能区。

2010年,以海龙、鼎好为首的西区电子卖场先后引入高新技术企业。当年底,它们的写字间已基本完成高新技术企业的入驻,这也是2010年电子卖场转型迈出的重要一步。

未来e世界的商业部分将统一规划,整体或以每整层为最小单位向社会公开招标,减少空置率。有消息称,未来e世界的初步定位是中关村科技金融中心。业主统一签约,正是把零散在一千多个业主手上的经营面积,统一起来,为下一步的统一经营做准备。

孵化器的孵化器 鼎好的新定位

1月29日,鼎好十层正在举行一场关于智能硬件的发布会。

而据鼎好方面介绍,这并非鼎好举行的第一场类似的新闻发布会,在姜惠平看来,中关村的品牌形象在IT行业甚至泛科技行业仍有广泛知名度,这有助于企业迅速在业内树立品牌。这也成为中关村众多电子卖场转型的利器,有鼎好的内部人员对腾讯科技表示:“现在很多科技孵化器以及孵化器的配套企业都在争先恐后落户鼎好,就是看中了鼎好在这方面的优势。”

姜惠平则表示感谢中关村政府:“在鼎好转型的时候政提供了很多帮助,经过几年的运营,现在已经产生了很好的聚集效应。”

在鼎好方面看来,转型写字楼从短期来说可能会有一些损失,但是长期来看还是有一些利好消息:“虽然卖场的收入会更高,但如果加上空置和管理费用,实际上最终的收益相差不多。更何况写字楼带来的回报更加稳定,一般的写字楼签约都是三年,而电子卖场则是一年一签约。”

而以华强北为代表的电子卖场则采取了转型电商平台的模式,2011年华强北成立了第一家电商平台,华强北在线(现改名华强北商城)。2014年则开始转型做特卖。据华强北方面介绍,华强北小商户可以通过这个平台,每天限时限量限购,给消费者带来性价比极高的商品,并通过数据分析后进行推广。

在姜惠平看来电商和电子卖场是互相竞争、相互补充的关系:“不排除未来会有一些线下的合作,但无论是电子卖场还是电商都有自己的销售群体,最后还是要消费者来说话。”

而谈到电子卖场的未来,以姜慧平为代表的一批老中关村人表示只能是静观其变。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爱马仕

    爱马仕

    2015-12-16 01:03

  • 阿玛尼

    阿玛尼

    2015-12-16 00:49

网友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