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的菜”:用O2O打造“有温度的菜”_知春信息网
精彩导读
化妆品企业

“妈妈的菜”:用O2O打造“有温度的菜”

字号+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2015-02-07 11:37 我要评论( )

韩迪对未来有着长远的认识,对于目前国内社会形态也有着独到而深刻的见解。“孤独症”在当今社会几乎成为了人的常态,在北漂族这个群体中,每个人都看似热闹的忙碌着,但潜藏在心底那种交流欲望和对温暖的...

IMG_2555_副本

民以食为天,“吃”无论在何时都是一个永恒的话题。随着移动互联时代的到来,原本苦逼的餐饮业在搭上互联网的顺风车后正迎来一场狂欢,但这场狂欢更像是一场泡沫。

饿了么与美团在全国各大高校的广告铺天盖地,订外优惠幅度几近倒贴,烧钱大战永无止境。而去年年末,饿了么与美团外卖员工大打出手,央视又曝光线上外卖APP背后的小店“黑色汇”。饿了么与美团的补贴大战暂时偃旗息鼓后,打着“互联网思维改造餐饮”旗号的雕爷牛腩和西少爷肉夹馍又迎来了麻烦,西少爷的分崩离析、雕爷牛腩的争议纷飞都让互联网餐饮沦为笑谈。

正在这些互联网餐饮的巨头和新星都在遭遇困境之时,京城又悄然出现了一支名为“妈妈的菜”的创业团队。同样是互联网餐饮,同样是O2O模式——“妈妈的菜”APP用户可查看周边区域妈妈提供的私房菜,并支持客户端、微信、电话等形式下单。这一O2O的餐饮模式并不稀奇,但这支创业团队却号称要让北漂族感受到餐桌上独有的情怀——家的味道。

拒绝贩售概念,绝不空谈情怀

“情怀”二字经过罗永浩的一番折腾以后,如今成为了最为掉价的一个词。“贩售情怀”也成为了创业者们讲故事时常用的方法。但情怀和O2O在“妈妈的菜”创始人韩迪看来,已成为大多数创业公司正在滥用营销手段。

而对于目前最火热的O2O商业模式韩迪也有着清晰的认识:O2O体量很大,O2O商业模式也是可行的,但这并不能证明O2O是一种商业。反过来说,O2O只是一种方法,不是一种业态。无论是美团还是饿了么,都在线下积极拼抢各种资源,以完善自身平台信息的不足。但这种做法周期长、成本高、强度大、用户忠诚度低,并不是所有O2O公司都能耗得起。

“情怀不能当饭吃,O2O也不是万能的。如果一味停留在情怀、噱头、秘方、猎奇、技巧、互联网喧嚣之上,而背离了餐饮行业的本质的话,终究要被用户抛弃。互联网餐饮线上线下融为一体是趋势,但商业终将回归产品和服务的本质。“妈妈的菜”不是在贩售概念,更不是用“互联网思维”炒作营销,仅仅是希望利用O2O打造一个平台,让大家能更便捷的吃到“妈妈的菜”,回归“吃”的本质。

不贩售概念,不空谈情怀。已至30岁而立之年的韩迪与余佳伟、郭列等90后创业者相比,多的是稳重的性格和清晰的思路。而他更愿意谈论的问题是想法的落实,而不是灵感乍现那一瞬间的激情。

在全民创业已成泡沫的今天,韩迪的清醒显得尤为难能可贵。而韩迪的清醒或许与他上一次失败的创业经历密切相关。

面对上一次失败的创业经历,韩迪非常坦然。2012年,新一轮的互联网创业热潮来临,韩迪满腔热血地与朋友开发了一款兴趣社交软件,企图在社交软件这一大市场中寻找到差异化竞争优势。但由于巨头切入以及资本市场低迷,在资金链断裂之后,韩迪很快品尝到了失败的滋味。

总结首次创业的失败原因,韩迪将个人思路偏差以及缺乏经验放在了首位,这一次失败经历让韩迪深感创业不易。

打造差异竞争,树立竞争壁垒

创业失败后的一年里,韩迪选择了进入奇虎360闭关修炼。“进入360这样专注好产品的企业,对于提升能力和把握产品思路有很大的作用。”经过一年的沉淀和思考后,天生耐不住寂寞的韩迪选择再次创业。

决定创业初期的那段日子,韩迪并没有非常明确的思路。选择做“妈妈的菜”是因为朋友的一句话让他找到了灵感。“吃大排档时,小伙伴说,大排档吃腻了。北漂这么久,我都没吃过我妈做的饭菜,哪怕有个社区大妈能为我做一顿饭也好。”

出身用户行为分析的韩迪天生敏感,当听到朋友那句话时,他灵感乍现,萌生了做“妈妈的菜”的想法。“这两天一篇文章在朋友圈很火——《燕郊IT候鸟的生活:住在燕郊,图谋北京》。其实不仅是IT候鸟,所有北漂族都渴望有一份家的情怀。”韩迪介绍,“我们满足的是整个北漂群体对家的渴望,我们想要做的是“有温度的菜”,让北漂族感受到“妈妈的味道”。

韩迪第二日便与朋友组成了核心创业团队,在经过市场调查和论证分析后,迅速启动了“妈妈的菜”。2014年11月底,“妈妈的菜”APP第一版上线安卓市场。

韩迪团队介绍,餐饮O2O的进程,其实是餐饮行业信息化的一个过程。餐饮O2O目前只是解决了把餐厅的一些基本信息搬上互联网的问题,比如菜单、评价等。这样的发展太粗放,是远远不够的。

“妈妈的菜”要解决餐饮O2O市场细分的问题,虽然与美团、饿了么一样都是订餐平台,但“妈妈的菜”在搭建平台满足多样化就餐的同时,还能够直通用户和个体家庭需求,让闲置人员在家就业,让她们分享美食、奉献社会,提升自我价值,打造了新的生态链和新的就业领域。

“妈妈的菜”团队首先进入社区,对进驻“妈妈的菜”平台大妈的厨艺、家庭烹饪环境以及烹饪食进行严格考察体验和筛选;而在另一端,北漂族通过客户端、微信、电话下单,经过统一配送至北漂族手中。“妈妈的菜”APP为社区大妈和北漂族搭建了一个沟通的平台,北漂族可以对饭菜口味、饭菜分量提出要求,就像和妈妈在一起交流。

在食品安全方面,“妈妈的菜”采取了“公司筛选监督+政府部门监管”这一模式。常用食用油及配料采取公司统一配送。第三公司会建立监督部门调查取样,并实地观察大妈作菜过程。“妈妈的菜”还不定期邀请用户实地考察监督做饭全程,并联合老龄委、人保部、残联会等政府部门共同监督。

在部分电商专业人士看来,“妈妈的菜”已经寻找到了一条差异化竞争的道路,形成了抵御巨头进入市场的壁垒。尤其是选择联合政府部门进行监督,在保证食品安全的同时还有效赢得了市场的信任。对于一个初创公司而言,“信任”二字尤为可贵。

线上线下融合,改善生活品质

思路正确,模式可取,但摆在韩迪团队面前最大的困难便是“培养用户习惯”。作为一款C2C订餐平台,北漂者这个C端需求很大,而社区大妈的进驻平台的诉求却难以撬动。韩迪对此笑成,“妈妈的菜”最大的障碍便是“中国大妈”。

在韩迪看来“中国大妈”是中国社会最“有钱、任性”的群体,她们具有强大的能量,但又最具戒备心。社会上“中国大妈”被骗经历太多,这使得她们“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一开始,“妈妈的菜”作为一个新生团队在与“中国大妈”沟通时,总会被认为是“卖安利的”。为解决这个问题,“妈妈的菜”团队采取了专业化的方式——统一着装、印发名片,让大妈们看到团队的业绩,在服务上做到高水准,用“专业”二字来赢取大妈的信任。

另一方面,“中国大妈”良莠不齐,作为C2C订餐平台,“妈妈的菜”与大妈形成了10%比90%的分成模式。虽然大妈为盈利大头,但仍然存在大妈与北漂族熟悉后绕过平台直接交易的风险。为了防范这样的风险,“妈妈的菜”制订了一整套基于订单数量的激励体系,保证大妈愿意在平台上进行交易。

韩迪介绍,目前入驻“妈妈的菜”的大妈已有20余人。“我们正在控制大妈的规模,我们希望通过提升大妈饭菜质量的方式来保证服务、教育市场,让北漂族形成订餐习惯。虽然现在盈利规模不大,但相信在走过培育和规范市场这一阶段后,我们的体量可以做到很大。”

对于中长期目标,“妈妈的菜”已经非常明确。韩迪希望能够基于“妈妈的菜”,打造线上与线下的生态闭环,形成更高的竞争壁垒。

“如果仅仅完成订餐和送餐这两个环节的话,我们和美团、饿了么没有任何区别。但妈妈的菜除了要给北漂族温暖外,更希望能够提升人的生活品质。如果我们能够形成社交氛围的话,未来发展的想象空间将无限放大。”

韩迪对未来有着长远的认识,对于目前国内社会形态也有着独到而深刻的见解。“孤独症”在当今社会几乎成为了人的常态,在北漂族这个群体中,每个人都看似热闹的忙碌着,但潜藏在心底那种交流欲望和对温暖的渴望却始终没能满足。同时中国也在步入老龄化社会,“孤独症”在老人身上体现的尤为突出。“我们作为创业者的目的不仅仅是盈利,更是要用创业的方式来服务社会,妈妈的菜将会在改善人际交流,担当社会责任的道路上走得更远。”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